侯生龙活虎民在中国文艺界联合会回想

侯一民在中国文联纪念《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根据录音整理)

我因为刚刚从四川回来,没有准备发言提纲。我到四川由我领先创作了一副抗震壮歌大壁画,这幅大壁画在都江堰落成,由壁画协会来赠送给都江堰,200米长的一个大墙,是这次5·12四周年的一个重要的项目,也算是我和我的同学和学生为四川的地震灾区做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本身也感动了我。

我最初接触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是在1946年,那个时候是在草丛里学的,是在地下党的外围组织组织的秘密读书会里学的。1947年因为北京的地下党为了防止当时的地下组织被破坏,决定把当时的党的外围组织的名称根据不同的单位、不同的部门分别的用不同的名义来分散。当时的北平艺专就由进步青年联盟改成了进步艺术青年联盟,盟章里就引用了《讲话》中间的一段话,那段话我记得大概是:一方面人民受冻受饿受压迫,一方面是人剥削人、人压迫人,像这样一些日常人们看来已经很平淡的现象中,作为艺术就是要把它这种平淡的现象集中起来加以典型化做成作品,使人民警醒起来、感奋起来,来改变他生活的现状。

这之后对我一生最大的影响就是在1949年下半年,北平解放以后在中央美术学院的礼堂有一个展览,展示解放区的一些美术作品,这个展览会场上有一条标语,大致的意思是: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到群众中去,长期的、无条件的、全心全意的到工农兵群众中区,到火热的斗争生活中去,去观察、体验、分析、研究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势,一切生动的文学艺术的原始材料中去,只有这样,才能够进入艺术创作的过程。

这一段话影响了我一生,并使我一生受益。遵循主席的这一段讲话,我去了朝鲜战场,我多次深入到工厂特别是煤矿,画了一些煤矿题材的画,只要有可能我就去边疆、去少数民族地区。这个过程,从生活到艺术虽然充满了艰辛,但是我得到了最大的享受,我觉得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最大的享受是来自在生活中间的感动,是来自他对这些普通人的理解和尊重和对他们的爱。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但是我仍时常处在这样的一种感情下。5·12地震爆发的第三天,我就向同学们说,我们要画一张画,这张画叫《抗震壮歌》,我们要把它做成陶瓷壁画送给灾区人民,这是我们的责任。于是我的学生和美术学院的同事们,未经动员,没日没夜,几个月连续的创作,铺天盖地在那里画了180米长、2.4米高的大画,最后又用两年的时间把它转到陶瓷上,这一切大家完全都是百分百义务的,毫不讲条件的。

前几天地震四周年的时候送给四川人民,我在那里就讲了两个字,就是感谢。四川地震的整个过程中,从党中央到灾区的人民到赈灾、救灾的全国人民,他们所表现出来这样一种伟大的精神,就说明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和道德的基因还在我们人民的血脉中间流着,为人民献身、为人民服务这样一个美德和这样一种革命精神,到现在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高的道德和标准。我很感动,我说你们给了我信心,说实在的我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很多事情我不是没有忧虑的,但是这样一个伟大的精神使我和我的团队得到了一种信念,我们要永远自觉地用我们的画笔为人民服务,为时代放歌。

这样的一种心情在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是抹不掉的,有的人包括我的女儿说老爸你怎么老是作为一个共产党的老兵,老忘不了为政治服务?我说我们的艺术就是这样,毛主席引了列宁的话,“是革命的一个齿轮和螺丝钉”。而且我这种心情一直扩大到对历史的关注和对国际的关注。前些天我这个脑子里睡觉都是利比亚,我画了很大的画。

我还画了一张表现我们3600年前的我们的祖先到达美洲的一张大画,以前把夸父逐日总当作神话,在美洲经过5个国家的考察后,我认为它是历史,是我们的先明最早找到了美洲,我有充分的根据。我闲不住,我总有那么多冲动要表现,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种责任。所以我说毛主席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的 “为人民服务,首先为四种人,工人、农民、战士和小资产阶级服务,”这样一种概念的形成是20世纪以来一个非常进步的观念,是非常具有人文精神的一个观念。这个关键不光是在过去美术是为帝王和宗教服务的中国历史没有,对比欧洲的写实主义,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他也是先进的。即便是和现在的以个人、市场、画廊为中心的西方文艺相比,“为人民服务” 这五个字他也是最先进、最前卫的。

有人说现在时代变了,艺术的功能应该变,我也承认,因为需求扩大了,人民的要求扩大了,但是有人说这个艺术的教化功能已经不重要了,应该回到艺术的本体,回到形式的纯化。我就不敢苟同,我认为艺术的本体还是离不开教化,当然这个教化是广义的,离不开人民精神的塑造。我说80多岁了我是80后,但是我的心还是在关注着现在的80后、90后、10后人的成长,我们的艺术家不能忘记我们对于这一代人灵魂的塑造,不能忘记我们这个责任。

我在这里要说一个让大家很不愉快的事情,前几天有120个中央美术学院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到我那儿去参观,我就问了他们一句话,我说《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你们谁读过请举手,120个人其中还包括人文学院学习美术史论的,还有其中的博士生,一个举手的也没有。我就气了,我说延安文艺座谈会里头讲了几个基本点,胡主席也好、温总理也好,几次的讲话包括以前邓小平的讲话都是对这些基本点的发展。为谁服务?怎么样服务?它里头首先讲了深入生活和艺术的关系;讲了普及和提高的关系;最后讲的是立场的问题,也就是胡主席最近讲的道德修养的问题,这些基本点哪些不是从《延安座谈会的讲话》中来的?我说你们申请入党的这些都不明白,你们有资格入党吗?他们很感动,我甚至于说如果我现在不是80多岁,我是18岁的话我要回到学院,我要组织秘密读书会,学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讲话到此为止,谢谢。

图片 1

本文由必赢官网注册发布于在线画廊,转载请注明出处:侯生龙活虎民在中国文艺界联合会回想

相关阅读